唐朝诗人
白居易陈子昂杜甫贺知章李白李商隐刘禹锡卢照邻柳宗元孟浩然王昌龄王维
宋朝诗人
范仲淹李清照陆游梅尧臣欧阳修苏轼陶渊明王安石文天祥辛弃疾杨万里叶绍翁
经典诗句
黄河的诗句思念的诗句离别的诗句月亮的诗句荷花的诗句梅花的诗句西湖的诗句菊花的诗句送别的诗句四季的诗句爱情的诗句儿童的诗句

摸鱼儿·酒边留同年徐云屋翻译赏析_摸鱼儿·酒边留同年徐云屋阅读答案_作者刘辰翁

  《摸鱼儿·酒边留同年徐云屋》出自宋词三百首,其作者为宋朝文学家刘辰翁。其古诗全文如下:
  怎知他、春归何处?相逢且尽尊酒。少年袅袅天涯恨,长结西湖烟柳。休回首,但细雨断桥,憔悴人归后。东风似旧。问前度桃花,刘郎能记,花复认郎否。
  君且住,草草留君翦韭。前宵更恁时候。深杯欲共歌声滑,翻湿春衫半袖。空眉皱,看白发尊前,已似人人有。临分把手。叹一笑论文,清狂顾曲,此会几时又。
  【前言】
  《摸鱼儿·酒边留同年徐云屋》是南宋词人刘辰翁创作的一首词。这是首即事抒情之作。开头写“不管春归,但只饮酒”的牢骚,是对南宋败亡以后的沉痛伤感,“少年”两句追忆词人与徐云屋早年结友,为家国大事共同忧虑奔波。“休回首”即不堪回首,旧地重游,江山易主,连花都在伤感赵宋的灭亡。下阕开头点明“留”旧友“酒边”共饮意,强调二人纯真的友谊。“前朝”三句叙说怀念故国之情,最后一句表达出亡国遗民的无奈。词风老到,语言质朴,颇为厚重。
  【注释】
  摸鱼儿:词牌名之一。原唐教坊曲名,本为歌咏捕鱼的民歌,后用作词牌。本名《摸鱼子》。双调,一百十六字,押仄声韵。
  同年:古代科举考试同科中式者之互称。
  尊酒:指杯酒。
  袅袅:缠绕不断的样子。
  烟柳:烟雾笼罩的柳林。亦泛指柳林、柳树。
  断桥:西湖桥名,在白堤北端。
  东风:指春风。
  前度:前一次;上一回。
  刘郎:词人wWw.sLKJ.OrG自指。
  草草:简单。匆忙仓促的样子。
  翦韭:古人以春初早韭为美味,故以“剪春韭”为召饮的谦辞。杜甫诗:“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表达旧友重逢时纯朴深厚的真情。
  恁:如此,这样。为宋时口语。
  深杯:满杯。
  歌声滑:指歌声婉转流畅。
  半袖:短袖衣
  空:白白地,徒劳。
  尊前:在酒樽之前。尊,樽。
  人人:每一个人。此处指主客两人。
  把手:握手。
  论文:评论文人及其文章。杜甫《春日忆李白》“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清狂:放逸不羁。
  【翻译】
  怎么知道他,春天归到哪?朋友相逢聚宴,且将杯中酒饮干。年轻时便尝到天涯漂泊的悠悠恨怨,着恨怨悠悠,永远和西湖边烟雾朦胧的垂柳缠绵。不要回首往事,眼前只见细雨迷蒙的断桥,待人重归西湖之后,已然是一张憔悴的脸。东风已然如旧日暖软,面对着前度开放的桃花鸿雁,刘郎尚能记得,那桃花可否记得刘郎的容颜?
  请君暂且停留,让我草草准备一顿蔬菜淡饭,前晚也正是这样的时辰朋友聚宴。斟满深深的酒杯,想共同高歌一曲圆亮婉转,打翻酒杯洒湿了春衫袖子的半边。空自皱紧眉端,看斑斑白发守在离宴之前,仿佛人人都曾有过这种忧烦。临到分别执手相看,可叹往日谈笑间评点文心,清高疏狂地鉴赏乐曲,这等聚会不知何时才能重见。
  【赏析】
  这是一首送别友人的词作,作者送别的对象是与自己同榜中进士的友人徐云屋。该词不同于一般的送别词,除抒写离愁别绪以外,还将当时的世事与境遇融入其中,因而内容更为深广。
  上片写自己客中送客的愁思。“怎知他、春归何处”为首句,点明饯别时在暮春,同时渲染出的春光不再的惜春惆怅之感,为抒写离情作铺垫。此句与作者的名作《兰陵王·丙子送春》开端“送春去,春去人间无路”,一句相类。“相逢”句言饯别,而“相逢”两字,暗示两人同在客地邂逅,然而不久又要离去,不妨金樽流转,以遣离愁。“少年袅袅天涯恨,长结西湖烟柳”两句入回忆。刘辰翁于理宗景定三年至临安赴进士试,因以结识同年徐云屋,当时正值而立之年,与今相较,可谓“少年”。“天涯恨”即是飘泊他乡之恨。
  自初识“西湖烟柳”至今,不觉已过多年,不料仍是飘泊天涯,仍逢西湖烟柳,故云天涯恨“长结”于“西湖烟柳”之上。两句关合双方前后情事,由一“长”字表时间跨度又转回目前。“休回首”三字,文情顿挫,令人嗟叹不已。二人共谓不要去观看那迷朦的烟柳,摆脱掉盘郁于怀的天涯沦落之感;接下又谓但又不能不看细雨迷迷中的断桥,憔悴之人却又旧地重归。“憔悴”反衬上文“少年”,昔日的“少年”而今已至于“憔悴”,补足“天涯恨”之深。“东风”四句,用刘禹锡诗语。刘禹锡《再游玄都观》说:“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下片写依依送客之情,同时又兼及自己。“君且住”两句,表明挽留惜别之意。“剪韭”,源出杜诗,写卫八处士用乡间家常饭菜招待杜甫,这里写刘辰翁没有珍馐以待客,但茶饭虽粗劣,但两人的关系却更显亲密。杜甫此诗主要抒发“别易会难”之慨,自然能引发起刘辰翁此时的共鸣同感。“前宵”三句,是追叙昨晚宴别的情景:豪饮放歌,酒湿春衫,狂放,慷慨中得见与友人情谊之深厚。既刻画出两人性格的豪放,又表现出心情的悲苦。言昨晚同一时间已曾饯别,今朝依旧痛饮,足见两人友谊的深厚。
  “空眉皱”三句又转到今日酒宴:筵席上两人都已生白发,徒然浩叹伤怀。空,是说明知叹息无济于事仍不由得叹息年华的易逝。“白发”承前“少年”和“憔悴”,但一为反衬,一为正衬,如此笔法在于强调主客双方都已年华不再,而都又事业不成,让人扼腕浩叹。“临分”四句,写宴散作别。这句说握手作别而又恋恋不舍,又道情谊之重。“论文”、“顾曲”用两个典故。“论文”,这几句一方面写临别时的感叹,重逢何期,道出分别的珍重;另一方面又补写宴会的内容,论文、听曲,出生本色尽现。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叹”字以下是一个领字句,十三个字都是“叹”的内容。用这样长句煞尾,气脉通贯,情感上感慨不已,思绪起伏。
  此词写别情,但并不仅仅停留在抒写友情之深,而是融注著作者深沉的人生感慨:飘泊异乡的“天涯恨”,又有功业无成、年华易逝,感伤。凡此种种怎能不让人慨叹哀愁。清末况周颐《蕙风词话》卷二说:“须溪(刘辰翁)词风格遒上似稼轩,情辞跌宕似遗山。”遒劲有力的风格和曲折顿挫的笔势与丰富复杂的内容融铸一体,相得益彰,此词即是一例。此外,善用典故也是此词的一个特点,这又与辛弃疾词风格相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猜你喜欢
#第三方统计代码